咨询热线:400-123-4567

公司动态

大量优质标的不愿排队

 
  •  

 

 

 
 
 
 
 
 
  •  
 
 
 
   
 
 
 

 

 
 
  •  
 
 
 
 
 
 
 
 

 

 

 

 

 
 
  •  
 
 
 
 
 
 

 

 
 

 

 

 

 
 

 

 
 

 

 

 
 
 
 

 

 
 
 
     
 
 
 
 
 
 
 

 

 

 
 
 
 
 
 
 

 

 
 
 
 

 

 

 

 

 

 

 
  •  

 

 

 

 
 
  •  
 

 

 

 

 
 

 

 
 
 
 

 

 
 
 
 
 
 
 
 
 
 
 
 
 
  •  
  •  

 

 
 

 

 
 
 
 

 

 

 

  •  
 
 

 

 

 

 

  盛夏过后,上海突然开始降温了。人行道两旁的银杏叶逐渐泛黄,邹华开车路过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去年真如老厂气派大门的两只石狮前的那一大片银杏。

  去年他经历了两件大事,一是六年前花了几千万投入的股权项目爆雷,差一点让他血本无归,好在最后事件得以圆满解决;第二是因为旧城改造,按照规划,邹华不得不把他原先的玻璃厂搬到徐汇。搬迁后,他的租金成本贵了很多,同时今年各项成本也在提升,原本600多人的厂现在已经不到200人,他不知道这个厂还能支持几年,但总得留一份钱给孩子。

  作为长期服务邹华的理财经理,钟艺也感受到了这一变化,此前他为邹华推荐做过很多股权项目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

  “一方面是自己玻璃制造加工生意大不如前了,原来一年有几千万的利润,现在可能两三年才能做到,再加上去年股权投资项目的爆雷,客户希望稳妥一点,收益低一点。”钟艺说。

  的确,今年4月份出台的资管新规和最近的理财新规均传达监管破刚兑的决心和精神,这使得原有一些追求较高收益的信托、p2p等投资者开始流向稳定保守型产品。

  钟艺告诉记者,今年身边的很多客户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情况,要么就是几乎不投了,把钱放在银行;或者投很多钱希望全球资产配置。

  在一份名为《2018中国高端财富白皮书》的报告中也出现了如今高净值人群出现投资分化的一个断面。

  报告指出,目前高净值人群的风险容忍度整体看来较低,27%的高净值人群不能忍受本金损失,另有近四成的人仅能容忍10%以内的本金损失。

  此外,有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将财富保障和传承替代财富增长成为其首要的财富目标。

  钟艺回忆,自己刚刚涉足财富管理行业是在2010年,距离2009年6月市场刚刚恢复IPO不久。相比于固定收益,那时候更火的是股权项目。因为收益和风控的原因,公司也更倾向于发展后者。

  就在2011年,邹华买了一单关于能源企业Pre-ipo的股权投资项目,项目时长五年,而实际上只要企业能够上市利益就能够锁定大半。“当时告诉我们,公司计划不久就开始上市。”

  然而,令人无法预料的是A股历史上第八次IPO暂停在 2012年11月拉开了序幕,该次IPO空窗期长达15个月,成为目前史上最长暂停,直至2014年1月,IPO才又重新开启,期间监管层开展了史上最严的IPO公司财务大检查。

  而在这段等待IPO的日子里,邹华所投的企业由于无法上市和经历所产能源产品的大幅周期后,企业业绩已经一团乱麻,原先被市场认可的能源行业也被认为是落后产能,不再可能IPO。

  一位同样经历过那段时期的上市公司人士说,“按照原来的计划是2012年就要上市,后来遇到了IPO停闸,开闸之后眼看马上要上了,又遇到了2015年的大调整。怎么说呢,运气不好吧。”

  “2009-2011年是上一轮股权投资浪潮期,2013-2015年IPO从暂缓到暂停,PE投资趋于冰点,大量优质标的不愿排队。”新鼎资本董事长张驰告诉记者。

  根据方正证券研究,从退出数量和格局来看,2011年股权投资退出方式靠的是IPO,那是因为原来孵化一个企业要靠上市而获利,但现在企业没到IPO的时候,只要估值达到一定数额,上市公司就愿意购买。发生该种情况的原因在于,目前上市公司大部分都属于传统行业,在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背景下,传统行业想要涉足创新领域获取相关收益,并购更符合企业发展的现状。

  “现在我的客户就是分两类,现在很明显。”钟艺告诉经济观察报,一批就是以大客户邹华为主的,以前做传统制造,现在7-8%的利润对他来说还是比较满足,但是趋于保守。“另一位是外国客户,现在完全不投,就是放在银行。总体而言,客户趋于谨慎。”“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投什么?应该做什么?”钟艺告诉记者,就在最近他计划拉上一位客户一起寻找各种投资机会,但是非常难寻。投什么?这个问题使得目前原本贴上成功标签的中产和高净值人群非常焦虑。

  歌斐资产全委投资业务董事总经理李富军告诉记者,从数字上来看,钱无处去的难题,来自于目前中国高净值客可支配资产和当前有效资产之间存在巨大的产品缺口。他表示,根据研究,目前中国高净值客户拥有180万亿可支配资产,而有效可匹配资产仅为60万亿。“巨大的产品缺口从前可以通过非法民间一些渠道来解决,但今年p2p爆雷、渠道缩紧使得没有有效资产来进行缺口填充。”

  嘉实财富宁波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劳依佳告诉记者,目前她手上客户在二级市场投资的比较少,除非比较成熟客。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7 广东秒速赛车美容化妆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9864565-1号|网站地图

人才招聘